当前:枫叶情老年公寓 >详细内容
入院须知
入院手续
入院收费
服务项目
地址:台州椒江区青年路233号
电话:0576-81811513
手机:18967600033
小葛:母亲病情稳定,是我最大的心愿
[2013-3-21]
 

小葛:母亲病情稳定,是我最大的心愿

母亲被接到椒江后,小葛很开心,他正细心地在帮母亲剪指甲。

浙江在线03月20日讯 近十年来,黄岩上郑乡下郑村65岁的老人葛荷香从来没有出过房间一步。由于身患疾病,脑子不清楚,在外打工的儿子只得雇人,每顿给老人送饭。同村的一位阿姨说,没见过比她还苦的女人。但是,葛荷香也是幸运的,儿子一直没有放弃对母亲的治疗。十多年来,儿子一攒够看病的钱,就带母亲去医院,但直到现在,病情仍没有好转。

一个人撑起一个家

下郑村位于黄岩西部山区,村里的人几乎都没什么收入。

在村里人的眼中,年轻时的葛荷香是个能干又聪明的姑娘,曾经在夜校当老师。村民黄素琴还是她的学生,“她教了我一年多,大家都夸她人聪明。”但是,30多年前,命运跟葛荷香开了个巨大的“玩笑”。葛荷香结婚后,丈夫脾气暴躁,经常对她拳打脚踢,受不了虐待,葛荷香毅然选择了离婚。而此时,她已经有了身孕。

有了孩子后,葛荷香一边在饭店洗碗谋生,一边独自一人抚养孩子长大。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5年,一场大火吞噬了她的房子,家中所有物品都烧成了灰烬。

原本与儿子相依为命,日子已经过得够清苦了,这场大火让母子俩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顿时陷入了困境。母子俩在村里租房子住要付房租,生活需要生活费,小葛还要上学。家中的用度,葛荷香还能勉强应付,但为了支付小葛的学费,葛荷香只能四处找邻居借钱。

小葛说,当他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一直犹豫要不要去读书。但是,母亲一直很坚定,说就是讨饭也要供你念大学。为了供孩子读书,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葛荷香无奈之下就真的以乞讨为生,从黄岩到椒江,一路乞讨,直到把孩子供到了大学毕业。

小葛性格比较内向,大专毕业后,没能及时找到工作。这对葛荷香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含辛茹苦供养孩子上学,心心念念指望孩子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但现实与理想差距太大,再加上生活的不幸遭遇,以及心中的苦闷多年来一直压抑在心中,2003年,葛荷香患上了间歇性精神分裂症。

小葛:母亲病情稳定,是我最大的心愿

不过没过多久,小葛就在椒江找到了一份工作,一有空,他就回黄岩看母亲。直到现在,小葛月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为了给母亲看病,这几年,小葛存了五六万元,“有一两万元的积蓄,就带母亲去治疗,花完了,没法治疗下去,就回来。”但是,这么多年,葛荷香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

村民黄春凤告诉记者,现在,葛荷香除了会听儿子的话,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一见到儿子就开心得像个小孩,让她安静下来洗头,她马上就老老实实地躺好。”

黄春凤是下郑村的热心人,经常过去看望葛荷香,对她家的情况也十分了解,“小葛平时很省吃俭用,几乎没见他穿过什么新衣服。为了给母亲看病,操碎了心。”

小葛今年30多岁,还没有成家。对小葛来说,母亲病情稳定,就是他目前最大的心愿。

椒江一养老院承诺照顾葛荷香余生

知道小葛的事后,前天,椒江枫叶情老年公寓的负责人马上就商量开了,“我们知道这个消息后,就想着要把老人接过来,放在我们公寓照顾”。昨天,枫叶情老年公寓的负责人陈雪兰和胡丽敏一起到黄岩上郑乡下郑村把葛荷香接到了养老院,并承诺免费照顾她的余生。

整个上郑乡几乎都知道葛荷香的事,知道老人要被接走后,村民们都替她高兴,很多好心人送来了衣服和饼干、蛋糕。黄春凤更是放下在理发店里的生意,专程赶来,把葛荷香送到了椒江。

对于这类因为长期独居的老人,陈雪兰院长很有感触:“我们这有好几个这样的患者,在医院里治疗后,效果并不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长期独居,缺乏与人沟通的渠道,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影响了老人的心理。”陈雪兰觉得,在养老院里有人照料,也有人陪葛荷香说说话,对她的病情会有帮助。

这对于小葛来说,是个好消息,“以后,我可以随时来看母亲,看病也方便了很多。”小葛打算,在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下,等攒够了钱,再加上现在农医保可以报销部分费用,带母亲把病治好后,让她安度晚年,过几天好日子。(台州晚报)

 

 
 
技术支持:趋势科技版权所有:台州市椒江区枫叶情老年公寓  浙ICP备13000149号-1